长春高新(000661.CN)

酒业观察|金种子酒“治乱”调战略,能否重拾昔日辉煌?

时间:20-06-09 19:08    来源:和讯

近期,白酒股的持续上涨再次引发人们对白酒行业的关注,一些白酒股的股价也屡创新高,贵州茅台(600519,股吧)6月8日盘中最高摸至1435元/股,创出历史新高。但并非所有的白酒股都处于普涨之中,金种子酒(600199,股吧)的股价仍在低位徘徊。

金种子酒的不断倒退

作为“徽酒四杰”之一,金种子酒近几年来的表现和其股价表现一样,的确有些不尽如人意,营收和净利近乎连年下降,2019年金种子酒营收9.14亿元,同比下降30.46%;净利润为亏损2.04亿元,较上年的盈利1.02亿元,扭盈转亏。金种子酒成为去年白酒上市公司中唯一亏损酒企。今年第一季度,金种子酒营收1.94亿元,同比下滑32.94%;亏损0.2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盈利898.11万元,扭盈转亏,并再次拿到了白酒行业倒数第一的成绩。

有分析认为,如果2020年金种子酒业绩不能得到明显改善的话,后续不排除会被其他大型酒企并购的可能。

在近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金种子酒方面公开表示,冰冻三尺非一日寒,近几年销售不佳、利润下滑的原因是聚焦不足、品牌体系“乱”、缺乏高端次高端产品等多方面问题的集体爆发。对于2019年业绩亏损原因,金种子酒在财报中解释称在白酒行业消费升级中,公司中低端产品竞争力较弱,高端产品布局时间较晚,基础较为薄弱;同时,公司的管理费用和销售费用均较为刚性。

相较于财报中的解释,金种子酒在股东大会上的回应更具说服力。但值得注意的是,股东大会上提到的诸多问题,金种子酒早在十年前就意识到了,新京报记者查阅金种子酒往年财报发现,早在2009年,金种子酒就敏锐地感知到消费升级的趋势,并在2010年的年度报告中明确表示,“中高端品牌白酒企业的产量、销量和利润近年来都持续增长,行业集中度逐渐提高”,但从近年来金种子酒的市场作为来看,其执行力和敏锐的行业嗅觉尚不能匹配。

作为“徽酒四杰”之一,金种子酒当年也是风光无限。2012年,金种子酒营收22.94亿元,达到高点,2019年的营收则只有9.14亿元,相较于2012年下滑超过60%。金种子酒怎么了?对于金种子酒业绩的倒退,外界存在诸多疑问。

产品线和主营业务混乱

今年3月,金种子酒公司推出清香型白酒战略单品“颍州清纯”,站位高线光瓶酒。今年1月,金种子酒推出醉三秋1507,定价798元/瓶,进军次高端白酒市场。2016年,金种子酒学习劲酒,进军保健酒市场,推出和泰苦荞酒。近几年来,金种子酒还推出过金种子年份酒系列,售价在900元至1300元区间。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9年5年的时间里,金种子酒涉猎的范围包括光瓶酒、保健酒、中高端、次高端等。相关分析认为,金种子酒撒的这个“网”够大,却不实。作为一家安徽酒企,其省内市场份额已被古井、口子窖(603589,股吧)、迎驾贡酒(603198,股吧)抢占的所剩不多,没有聚焦领域,欠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核心大单品,金种子酒的产品体系要走的路还很长。

在年报中,金种子酒的2020年经营计划中包括坚持高端产品做加法,低档产品做减法,构建以“醉三秋 1507”及“馥合香金种子”为核心的主推产品矩阵,持续夯实金种子年份酒及柔和系列种子酒销售,全面淘汰销量小或利润低的产品。

有分析指出,金种子酒胜败的关键在于,其能不能在一个预期有限的时间段内,像其对外界表达的一样,把“醉三秋1507”及“馥合香金种子”打造成为市场战略大单品,真正地把产品这个“硬拳头”打出去,打出效果,拿下高端或次高端的部分市场。

金种子酒的乱不仅体现在产品体系上,还体现在其主营业务上。

金种子酒主营业务分为白酒和医药,产品分为中高档白酒(主要有柔和系列、徽蕴金种子系列等产品)、普通白酒(主要是祥和系列)和医药产品。数据显示,2019年,金种子酒公司医药营收3.9亿元,已经超过了公司中高档酒3.82亿元的营收。

对比之下,近几年,金种子酒公司在医药业务方面的表现渐有超越白酒业务的势头。但若将金种子酒的医药业务放进医药行业,却发现其发展明显滞缓,年报显示,其毛利率为11.4%,有媒体将其与同行业其他企业的毛利率相比较,比如恒瑞医药(600276,股吧)的87.49%、长春高新(000661)(000661,股吧)的85.19%以及复星医药(600196,股吧)的59.62%,差距比较明显。

执行力欠缺,提档升级慢

跑道有限,先到先得,错过的一分钟可能要用十分钟弥补。

十年前,金种子酒就已嗅到消费升级的趋势,在业务规划中明确表示重视中高端白酒市场。但在具体执行方面,却未能如愿。 据媒体报道,其核心单品柔和金种子酒单价仍然维持在70元/瓶左右,且市场空间被竞争对手不断侵蚀。

在白酒行业消费升级的浪潮下,2019年,金种子酒的普通白酒营收1.30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46.14%;中高档酒营收3.82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9.91%。此外,酒类毛利率由61.42%下滑至57.30%,进一步影响了公司利润水平。一面是普通白酒的根据地被侵蚀,一面是中高档酒市场的不扎实,金种子酒举步维艰。

近日的股东大会上,金种子酒方面也明确承认其产品价格体系“乱”,整体价格偏低,商家在产品中找不到一个合理可观的利润,未来将启动“低端酒做减法,高端酒做加法”的战略方针,分批把销量小或利润低的产品“砍掉”,加快推进产品结构升级,逐步构建以“醉三秋1507”及“馥合香金种子”为核心的主推产品矩阵。

金种子酒方面称,今年其公司在产品上提出“激活存量,做大增量”策略。激活存量,就是聚焦“柔和”,赋予产品新的价值;而对于加大增量,金种子酒今年也开始瞄向高端白酒市场,要“追上去往上走”。

下猛药,去沉疴,痛定思痛的金种子酒能否否极泰来,再塑昔日辉煌,且拭目以待。

新京报见习记者 郑明珠 图片 东方财富(300059,股吧)App截图

编辑 徐晶晶 校对 李项玲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