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高新(000661.CN)

交流纪要致长春高新跌停 单品依赖隐忧显现

时间:20-09-16 22:02    来源:中国经济网

时代周报记者 章遇

9月15日早间,医药“大白马”长春高新(000661)(000661.SZ)发布三季报业绩预告,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71-22.95亿元,同比增长75%-85%。

对于业绩预增的原因,长春高新称,一方面因控股骨干医药企业收入增长;另一方面,公司2019年实施重在资产重组,完成了对金赛药业29.5%股数股东股权的收购,因此自2019年11月起按持股比例99.5%合并金赛药业的财务报表。

这份业绩预告的紧急出炉,意在对“公司下调业绩增长预期”的市场传闻进行澄清,以稳住股价。

9月14日,长春高新突然放量跌停,市值一日之内蒸发167亿元。

作为10年翻10倍的大牛股,长春高新的股价一直坚挺,屡创新高。截至目前,其总市值已超过1500亿元,背后持仓的基金多达千余只。

昨日的骤然跌停,引起市场广泛关注。从消息面看,这或与投资圈内流传的一份“长春高新交流纪要”有关。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该文件系近日金赛药业总经理金磊与投资者小范围交流的一份纪要。

金磊在交流中透露了明年生长激素的纯销目标是同比增长25%;他还透露了金赛药业今年遇到的一些问题,“北上广大城市受疫情影响大,其他城市营销模式内部还是有问题,7月同比下滑,这是历史首次出现的”。

金赛药业是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金赛药业实现销售收入25.35亿元,同比增长18.47%,占长春高新当期总营业收入的比重接近65%;实现净利润11.29亿元,同比增长37.14%,对上市公司整体利润的贡献率高达86%。

而金赛药业的拳头产品正是生长激素。目前,金赛药业拥有粉针、水针和长效三种剂型,其中长效生长激素为独家剂型。在国内生长激素市场,金赛药业约占据六至七成的份额,一家独大。

在生长激素的强劲增长下,长春高新2018年度、2019年度以及2020年上半年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实现了55.74%、77.4%、76.32%的同比增速。在多位受访机构人士看来,市场对于生长激素在未来几年维持高速增长的预期,是长春高新股价持续上涨的支撑。

而金磊在交流中透露的生长激素25%增长目标,很快被市场解读为“下调了业绩增长预期”,股价应声跌停。

9月14日盘后,长春高新紧急召开投资者电话会议,董秘张德申在会议中表示,公司旗下金赛药业、百克生物、华康生药业等子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地产业务也正常运行。

对于“公司下调业绩增长预期”的市场传闻,张德申回应称,公司从未对外界发布过未来若干年的业绩展望,因此不存在公司修改增长预期或修改业绩增长指标的问题。相关研究机构给出的增长预期与公司经营决策及信息披露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纪要中提到的生长激素增长目标,金磊亦在电话会议中解释称,受疫情影响今年确实碰到一些经营困难,“站在企业经营者的角度,为了给员工危机意识,对整体市场偏于保守。这些观点不代表金赛管理层对今年业绩的展望,更不代表上市公司的业绩展望”。

另一个引致杀跌的看空因素是减持。据纪要,金磊拟在今年年底进行减持,减持后仍然是核心股东。

作为金赛药业的核心人物,金磊的去留一直是长春高新的一块“心病”。

2018年,一则关于金磊离职的传闻曾经引发长春高新的股价闪崩。2019年11月,长春高新通过“换股”方案,收购了金磊持有的金赛药业24%股权,金磊才得以成为长春高新的第二大股东。

按照2019年重大资产重组方案中相关协议,金磊2019年度业绩承诺已经达成,其在2020年12月底将有部分股票具备减持条件。

“减持行为跟公司的业绩及发展前景毫无关系。”9月14日的电话会议上,金磊回应称,“我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是通过‘换股’获得的,按照相应的法规,需要缴纳大量税款。在股份解禁之后,需要减持部分股票以缴纳税款,具体减持额度还不确定。”